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xiuping7 的博客

平凡出伟大,乐观人寿长!欢迎你进入乐观之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精品]《镐京风云》(又名<褒姒传奇>)第九场 传书起祸 。尹道礼乐 。  

2010-06-03 20:20:51|  分类: 戏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标题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9.传书起祸

【换景】(西宫内,褒姒、乳母、宫女等,正在与小伯服逗乐,教他走路,玩东西,念童谣……

褒姒:(招手叫春花近前来,摆手命乳母等带小儿下去)我问你,你吩咐过宫廷卫队了吗?

宫甲:婢子早就吩咐过了。若有事,他们一定会先向你禀报的。

宫乙:(匆匆上来行礼)禀告娘娘,现有宫廷卫队,查获一名从中宫外出的妇人,搜出书信和银两等,请娘娘定夺。

褒姒:叫他们带那妇人进来!(二卫士带温姆进来跪下)

卫甲:叩见贵妃娘娘,现查获这个老妇是从中宫外出的,搜出书信一封,还有布帛、银两在此!(双手呈上,宫女接过布帛、银两等置案上,将信呈姒。)

褒姒:(接过拆书观看……忽脸色下沉,怒视温姆)你是何人,为何从中宫带出这些东西来呢?

温姆:老妇姓温,人称温姆。只因王后娘娘有病,派人请我进宫治疗,并托我带出这封书信,银、布都是她赏赐给我的。

褒姒:好,将她带下去,锁在空房,好生看守,不许声张!(押温姆下)你们都下去。(反复看信念叨)“母子重逢,再作计较……”好个“再作计较……”,

(褒姒阴沉地思索着,冷笑着……忽然一阵头晕,倒在椅上)

幕后唱:(配以感慨、深情乐曲,同时出现“美女入宫”、“琼台风波”中,被申后训斥及被太子毒打的片段幻影……)我本是个渔家女,为救义父入魔窟。性本善,质本洁,身陷淤泥怎得出?

莫道荣华富贵堪羡慕,我胸中郁结无处诉!太子、王后逞凶威,我忍辱含恨内心实酸楚!

无奈同床异梦度时光,我只得虚情假意媚君主。攀龙附凤不稀罕,只盼能与知心人常相聚。几回回梦里会郎君,醒来不见郎君处?也许他忘却旧情有新欢,抑或是深宫似海无觅处?

想当初花好月圆相爱慕,到如今花残月缺自悲苦!不信红颜多薄命,不拼搏岂甘受屈辱?

不管命运多残酷,只有抗争才有出路!我偏不信红颜多薄命,只要抗争便会有出路!

宫甲:(上,见姒晕倒)娘娘,你怎么啦?快快醒来呀!

褒姒:(终于醒转过来)难道这……是个梦?不!这是我走过的路,是我在坎坷命运中的挣扎和追求。

宫乙:(进来禀报)启禀娘娘,王上驾到。(褒姒眼含泪珠出迎……)

幽王:爱妃为何不快,发生了什么事情?

褒姒:(边揩泪边呈信)现有书信,请王上观看。

幽王:(接书细看并朗诵)“宜臼王儿知悉:现今你父王无道,忌贤亲佞,荒怠朝政;妄举烽火,戏弄诸侯;宠信褒姒,使我母子分离,至今两年,也不召你回朝。今褒姒生子,取名伯服。你父王爱如珍宝,全不把我娘儿,放在眼里。为今之计,你可上表,佯作认罪,求你父王宽恕!说是思念父王和母后,意欲回朝问安,祈父王恩准。若得天赐还朝,母子重逢,再作计较……”(阅后勃然大怒)此书信从何处得来?

褒姒:是一老妇,人称“温姆”的。她诈称为王后治病,从中宫出来,被卫队所获。

幽王:老妇现在哪里?

褒姒:已关押在空房之中。

幽王:来人!将温姆带上!(卫士应声下去,带上老妇跪地,王怒目而视)这书信是你从中宫带出的吗?

温姆:(颤抖着)是,是我带出的。我该死,不该……

幽王:你知道这书中写的是什么?

温姆:老妇不知。只是王后娘娘所托,我身不由己。

幽王:将她押下去,监禁起来!(二卫士押姆下)

褒姒:(扑至幽王胸前大哭;王抚慰着忙以绢帮姒拭泪)王后如此忌恨我母子,若太子回朝,必遭他毒手。

幽王:有朕作主,王后和太子,有何作为,爱妃不必耽心!

褒姒:妾不幸入宫,多蒙大王宠幸,致招王后妒忌;又不幸生子,因此妒嫉更深。今王后寄书给太子,诽谤王上是无道之君,并说待太子回朝,再作计较。这“再作计较”,岂不有谋害我母子之意吗?妾母子死不足惜,只恐他有谋王篡位之心啊!(一席话直气得幽王,吹须瞪眼,跺脚不止,并来回踱步思索……见王踌躇,再上前哭诉)我看王上大有难处,这都由于贱妾入宫之后,扰乱了宫廷,使王后和太子嫉恨日深之故。请王上将妾母子处死,以谢王后和太子!妾蒙王上宠幸,宁愿死于王前,而不愿死于太子之手!

幽王:(见褒姒呜咽大哭不止,抚慰道)爱妃并无罪过,何出此言,朕自有主张……。

褒姒:有什么主张?如果大王认为我母子是无辜的,不忍赐死;那就请放我母子出宫,我愿为民女,将来结草衔环,也忘不了王上的大恩!

幽王:不,不!朕不能没有你。朕想……哼!朕想废黜申后和太子,立爱妃为王后,另立伯服做太子。但今太子尚无反叛迹象。只恐群臣不服,奈何!

褒姒:(转忧为喜)妾闻:“臣听君,顺也。”大王何不将这意思晓谕大臣们,只看公议如何?

幽王:好,就这样吧!(闷闷不乐而去)

褒姒:(手招宫甲前来耳语,宫甲随王下。姒若有所思……见甲回来,即问道)王上哪里去了?

宫甲:还不是去后宫,寻妃嫔们开心去了呗!(褒姒又与宫甲耳语多时……)

【换景】(后宫别殿,幽王与一班妃嫔,在玩牌赌胜,嘻嘻哈哈,吵嚷不已,打趣欢乐的情景……“省心殿”门前,一内侍领着虢、尹二公来到。内侍入内禀报复出,唤虢石父、尹球进见。)

虢石父、尹球:叩见贵妃娘娘千岁!

褒姒:虢、尹二卿,快起来说话。(示旁侍)出去把门,谁也不许进来!

虢、尹:不知娘娘有何事吩咐?

褒姒:只因王后寄书给太子,被宫中卫队查获,信中诽谤王上是无道昏君,且有串通太子回朝谋反之意。王上大怒,欲废黜申后和太子,立我为王后,立伯服为太子。明日早朝,将晓谕大臣们公议此事。(二人惊奇)我想二位是王上最亲信的大臣。望你们在朝议时,为我母子多美言几句;若得立伯服为太子,当永世不忘二卿成全之功。

虢、尹:(躬亲承诺)请娘娘放心,此事包在我等身上。明日早朝,我等必有对答之言。

褒姒:这样我就放心了!你们且回去作好准备。(虢、尹作揖而去)

【换景】(褒姒来至西宫一间供有神像的内室,默默祷告……;幽王升殿,群臣朝拜之状)

幽王:(今天,朕有一事,与诸卿商议(众臣肃然静听):只因申王后嫉妒褒贵妃,诅咒朕躬,寄书给太子,意在通同谋反!(众臣惊骇之状)似此难为天下之国母。现有书信在此,众卿可传阅。(侍者将书递下,伯阳父赶忙上前接看,似犹疑之状,但不传阅。)朕欲拘申后问罪,众卿以为如何?

伯阳父:不可,不可!拘国母问罪,于礼不合。况且太子远出申国,并无反叛劣迹。只凭一封书信,不足为据。望陛下详察,再公议定夺。

虢石父:国母不可拘问。如认为申后德不称位,可传旨废黜,另择贤德之人,母仪天下,实为万世之福!

尹球:臣闻褒贵妃贤德贞静,可主中宫,望陛下裁决!

幽王:(点头)二卿言之有理。但太子出在申国,若贬黜申后,对他如何处置(众交头接耳)

虢石父:臣闻:“母以子荣,子以母贵。”既废其母,怎贵其子。今太子避罪居申,现已两年,视朝温亲之礼欠缺,不如同时废黜。臣等愿拥戴伯服为太子,社稷幸甚!

幽王:(大喜)说得对!今传旨下去,贬去申后之位,令她退居别宫;同时废黜宜臼太子之位,永留申国。现册立褒姒为王后,立伯服为太子。(众臣骸然)如有进谏者,均属申后、宜臼之党,治以重罪!退朝。

(虢、尹喜形于色,众臣摇头嗟叹……)

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月之后

【换景】(“积德殿”内,幽王在来回踱步。……

侍卫:(上来)禀报王上,现有上大夫虢石父求见。

幽王:叫他进来。

侍卫:(呼)虢石父进见!

幽王:(见虢跪着)起来说话,有何事情?

虢:启禀王上,现有国舅申侯的上疏在此(举呈)请王上过目。

幽王:哦!(吃惊状)给我念来!

虢石父:(展书朗诵)“臣申侯致书吾主御览:臣闻古时,夏桀宠妹喜,而以亡夏;商纣宠妲己,而以亡商。如今吾王宠信褒姒,紊乱朝纲,废嫡立庶,贬谪王后和太子。既失夫妇之义,又伤骨肉之情!岂非桀纣之事,复见于今;夏商之祸,将临于我朝?望吾王:省前车之鉴,收回成命;悔悟前非,庶可免蹈覆辙,社稷幸甚!”

幽王:(拍案大怒)申侯何敢乱言,诽辱寡人。真是岂有此理!

虢石父:(谄媚地)臣以为申侯见太子被逐,久怀怨恨之心,今又闻王后、太子被废,意在谋反。所以暴王之过,将大王比作夏桀、商纣这班亡国之君,实是欺君太甚,罪不容诛!(作杀的手势。)

幽王:(苦脑之状)可是申侯远在边陲,何以处之。

虢:臣以为申侯本无大功,只因申后是其胞妹。他以国舅之尊,才封为申侯的。而今申后已废,其国舅之名不复存在。不如降旨一道,贬去他的爵位,令他前来待罪!如他不服,即可发兵讨罪,以消除后患!

幽王:(点头称是)与朕传旨下去,贬去申侯爵位,令其来京待罪!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