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xiuping7 的博客

平凡出伟大,乐观人寿长!欢迎你进入乐观之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精编]镐京风云(又名《褒姒传奇》)第11场:褒姒出逃 .尹道礼乐.2010.10.12  

2010-10-12 12:46:43|  分类: 镐京风云(又名<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标题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1.褒姒出逃

[ 第11场剧情简介:褒姒出逃。有人说,不可能吧?可也有人说,“一切皆有可能!”这是故事情节的进一步展开,既有前面所说世上第一蠢的幽王,便有陪其左右最奸之臣,才有为博美人一笑,多次妄举烽火的最荒唐行动;加之对东宫储位的白热化争夺,致使镐京战云密布,浓烟滚滚,便有“引狼入室”之“义举”的混乱局面,这一切都为褒洪德带领褒姒,趁乱出逃,创下了有利的条件;加上对申侯、申王后宽厚仁慈的描绘,更是暗设伏笔,使其后的“出逃完聚”有了可能……文章采用对话形式,简洁明了,语词精辟,耐人寻味,值得细品!]

【场景】(宫墙后门外,大道上有马车三辆,徐徐开来,至门外停下。洪德扮成清粪工,跟在马车之后。车主叩门,好一会,吴大伯前来开门,马车陆续开进去。二巡警上来盘查,一一拿出牌照验过。洪德头戴斗笠,随后进来,猛不防被一巡警抓住。)

警甲:你是什么人,有牌照吗?

洪德:(吃惊)什么牌照?我是……

警乙:你是奸细!想混进王宫做什么?

洪德:不,不!我不是奸细,是新来的清粪工,不信请问吴大伯,我是他侄儿。

警甲:你莫装蒜,等吴大伯来了再说。无牌照谁也别想进来!你且在空房内等着。(将他推进空房反锁起来。这时,吴大伯将后门闩上。缓步走来,)我们抓住一个后生,他说是你侄儿,现在空房中,你老去看来。(吴伯走到窗前,洪德凑近前来)

吴伯:你是……

洪德:(小声地以眼示意)吴大伯,我是褒珦之子——褒洪德呀!新来的清粪工。

吴伯:(会意)哦,你是褒少爷,找我有事吗?

洪德:正有事相求,你就认下我这侄儿吧!

吴伯:哦,我认你。(回头对警甲)不错,不错!他是我侄儿,新来的清粪工,找我有事来的。请二位多关照!(二巡警开锁把洪德放出,然后走开)

洪德:大伯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呀!

吴伯:且到我房中再说吧!(二人来至房中)

洪德:大伯本是不认识我的。听父亲说,自我出世后,你就进了王宫当差。

吴伯:我也多年不见你父。怪想念的!听说他不幸被奸臣陷害,蹲了大牢,幸好以后他又得以出狱了。不知他现在身体可好吗?

洪德:他身体尚好。只因一桩心事未了,才叫为侄的前来,请大伯帮忙的……

吴伯:有什么心事?尽管说来,念在同乡故交分上,当尽犬马之劳。

洪德:大伯刚才不是说了,只因我父入狱一年多,尚未定罪,我母亲收养一名义女,颇有姿色,为救义父出狱,自愿舍身,献与幽王,求王上宽赦父亲之罪,因此才得出狱。

吴伯:噢,世上也有如此深明大义的女子,实在难得呀!

洪德:现因母亲,卧病在床,思念义女,很想见她一面。怎奈宫门严紧,无法得见,因此,叫为侄的前来,请求大伯帮忙,设个办法,让她出宫一趟。

吴伯:哦,原来是这样。但不知她叫何名字?

洪德:她名叫褒姒。

吴伯:(惊奇地)呀!褒姒。可她现今已是王后娘娘啦。身份高了,时位移人,不知她可愿……

洪德:是了,我想还得先试探一下,看她的意向如何?再作计较。我这里有手绢一条,烦大伯送给她看,便可探知她的意愿。

吴伯:(接绢沉思)我想起来了:明天是王上大祭太庙之时,按规矩,大王须戒斋三天,不入后宫的。这是最好的机会!如王后愿意的话,就与她约定:明日黄昏后,从后门出去。因我是管后门的,你预先准备好车驾,在后门接应。不过,后日黄昏时,就要送她回来。若她不愿出宫见你们,那就罢了。

洪德:大伯言之有理。多劳大伯帮忙,小侄感激不尽!

吴伯:哪里,哪里!你在此稍待一时,我这就前去送绢。

(吴伯刚出房门,便见运粪便的马车开来,忙去开启后门,放车出去,再关门上锁。)

【换景】(吴伯到中宫门外,欲面见王后有要事禀报;宫女进去复出,带吴伯进去。褒姒端坐,宫娥侍立一旁状)

吴伯:跪见王后娘娘千岁!

褒姒:哦,你就是看管后门的吴大伯吗?快起来说话。

吴伯:谢过娘娘!现拾得手绢一条,请娘娘观看。(一宫娥接过,递给褒娘娘……)

褒姒:(机警地挥手,令宫娥退下)老伯快请坐。(展开手绢,只见当中有个“心”字,忽然想起当初入宫前“二人以手指心”的情景……)这手绢从何而来?

吴伯:是褒府的一位少爷,托我转交娘娘的。

褒姒:他现在哪里?

吴伯:他在老汉家中,专候回音。

褒姒:他对你说过什么话来?

吴伯:他说他母亲,卧病在床,思念义女,欲见一面,不知……

褒姒:现时义军围城,风声甚紧。我怎能出得宫去?不知有何办法?

吴伯:办法倒有一个:最好是明天,趁王上大祭太庙,对后宫放松之时,你在黄昏时刻,从后门出去。褒少爷备好马车,在后门外接应;只是娘娘得设法称病,不用随王去祭太庙,并摆脱耳目,才好出去。

褒姒:这个嘛……我自有办法。就照你们说的去做吧!(将手绢摊开,补写了一个“心”字)我的回音,就在这手绢上,请交还他吧!

吴伯:是!还有一事:娘娘须扮成民女模样,明日黄昏,钟声一响,只待巡视人员换班时,我就在老槐树下接你。(褒点头称是)我这就去了。(作揖而别)

【换景】(一卫士手执小锣,至各宫门外,边敲边嚷……

卫士:大家听着,王后懿旨:告诫各宫人员,现因战乱,实行戒严。从今日起,黄昏酉时,钟声一响,各宫人等,一律紧闭门户,不许外出,违者治罪!(向左右各呼一遍……)

【换景】(中宫内,一班宫娥、奶妈等,私议纷纷……,

宫甲:(见褒娘娘出来)娘娘,难道我们也不能外出吗?

褒姒:(扳着脸)不能!尤其你们,更要率先遵守,要不治以重罪,休怪我无情!对了,奶妈,从今晚起,叫太子与我睡。王上这三日斋戒,是不会进宫来的。晚上也不用你们侍候,以让大家好好休息三晚。

宫女:是,谢王后恩典!(一会儿奶妈带上伯服)

伯服:妈妈,妈妈!今晚我要和你睡。(扑向褒姒)

褒姒:我的乖儿子,今晚你就和妈妈睡。可是有一宗,你别尿床呀!

伯服:好!我很久就不尿床了。不信,你就问奶妈。以后,我总跟你睡,好吗?

褒姒:不行。父王来了,你就得跟奶妈睡,懂吗?

伯服:父王不好。我讨厌他!

褒姒:嘘!不许乱说,要不妈妈就不疼你了。你就在这儿玩吧!……

【换景】(另一面,幽王等正在太庙,举行国祭大典,以求先祖、神灵保佑的盛况……

【换景】(次日,太阳落山,宫中响起酉时的钟声,宫女纷纷奔入宫寝,关闭窗户的忙乱情景……

【换景】(二巡警与吴伯打招呼——

巡警:大伯,我们换班去了!(吴伯笑着摆摆手势,进入房中……)

【换景】(褒娘娘出至宫门外,四下眺望没人,便进去,换了民女装扮。只见她头围一条黑纱帕,一手提个便袋,一手携小伯服出来,小声叮嘱道——

褒姒:娘带你出去玩,切莫出声。要不,奶妈知道了,不放你去的,懂得吗?(太子点头答应。褒姒带着小儿,急匆匆地穿过树林,来至一口井旁,将一双绣花鞋、一双童鞋置于井边,伪装母子俩跳井自杀模样。回头来至老槐树下。吴伯已先在等候,见了面,便领着娘俩来至后门。开门深头出去,便见洪德的马车早在后门外等着……

吴伯:(回头叮嘱道)明天此刻,务必回来!车驾已停在外面,快去吧!

褒姒、洪德:(二人终得见面,紧紧拥抱,随后抱儿上车,匆忙而行……

【换景】(洪德骑马在前引路……来至街口。虽说大街上,华灯高挂,各店铺却早已关门,行人稀少;又见街旁有个岗哨,有警士二人上前,拦住马头……

卫甲:你是何人?现全城戒严,晚上不许通行。你知道吗?(卫乙拉开马车的帘幕,查看情状)

洪德:(下马)我是褒府少爷。只因接亲眷回府,来迟了一步,请通融放行吧!

卫甲:不行!什么饱虎、饿虎,少爷、老爷。我们奉命戒严,没有通行牌,就去见当官的,

洪德:哦!通行牌,有,有。何不早说。(从身上掏出牌来)请查验放行吧!

卫乙:(接过牌,凑近灯光细看)不错,不错。你们去吧!(洪德上马欲走)慢着!还你通行牌,那边岗哨,还要盘查的。

洪德:谢谢!(洪德领着马车,车上载着褒姒、伯服母子,马不停蹄地洋洋远去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