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xiuping7 的博客

平凡出伟大,乐观人寿长!欢迎你进入乐观之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精编]镐京风云(又名<褒姒传奇>) .尹道礼乐 .2010.10.03  

2010-10-04 09:47:27|  分类: 镐京风云(又名<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标题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3.情丝不断

[ 第3场剧情简介:情丝不断。故事情节进一步得到发展。在与达官贵族纨绔子弟的争夺战中,褒洪德轻松地取得了第一场的胜利。本场写的是男女主人公,有幸暂时处在一个屋檐之下,在教褒姒识文习字练琴学舞之中,二人的爱情得到了飞快的发展;洪德迫于母命难违,虽然表面上义结兄妹,但仍情丝不断,两情相悦,终于暗结珠胎,……为了救父出狱,是把褒姒献给幽王,还是不送呢?在这场与幽王的争夺战中,洪徳只好选择“暂时放弃”的这一条“散宜生救文王”之计,然而褒姒又会有什么想法,作何打算呢?……]

【场景】(柳荫下,渔舟船头上,姒大与姒儿正在修补鱼网,……赵伯从店里出来。只见大道上,人来车往不断,有些人向酒店奔来,赵伯很有礼貌地招呼着客人。一会儿……

赵伯:(来至柳树下,看见姒大,便喊道)姒大,姒大,你来!你来!

姒大:(回过头)是大伯叫我?我就来。(叫)姒儿,将网拿进仓去。我儿进去补吧。(说着拍拍身子,迳往酒店走来)

赵伯:(笑吟吟地)前天我跟你说的那人来了。

姒大:那人是谁?与我有何关系?

赵伯:那人就是褒少爷,正在里面等你呢。

姒大:哦!是他,找我?(随赵伯进去,但见前厅,已有几个酒客。……

赵伯:(向伙计示意,来至小客厅,早已摆下一桌酒菜。便介绍道)这位就是褒少爷,这是姒大哥。

(二人拱手致礼状)

洪德:久仰,久仰!在下叫褒洪德。今日相邀,有一事相求。略备水酒,不成敬意。快请入座,边饮边谈吧!大伯,你来作陪。

姒大:素不相识,怎好打扰!

赵伯:不见不相识,一见如故嘛!少爷是诚心与你结识,姒大哥不必谦让,请先就座再谈吧。

洪德:(斟酒)来,先敬大伯和姒大哥一杯(举杯饮酒)。请随便用菜……今日在下,有一事相求,想必大伯已与姒大哥说过,我就长话短说吧。只因家门不幸,家父被奸贼诬陷入狱。家母日夜思念,想买一位伶俐少女,来做义女,以慰寂寞。在下并无兄弟姐妹,并且时常因事外出,不能常在母亲身边侍奉,以尽孝道。访得姒大哥闺女,聪明能干,伶俐端庄,意欲求为家母义女。我母亲一定能善待她,像亲生女儿一般的,并且还可以教她读书识字和做人的道理,决不亏待于她,不知姒大哥,意下如何?

姒大:原来这样,我女儿自幼丧母,未得母爱;我是个粗人,虽识字不多,可心里明白,能辨是非好坏,对女儿教以正道。只是我们常在水上生活,以船为家,漂泊不定。如今女儿长大,应该给她找个人家,以寄托终身。如褒少爷看得起,不嫌弃我们是贫贱之人,我就相送给府上,为女为媳,听从尊便。不过,我还得问过女儿,要她愿意才行。

赵伯:好!真是快人快语,毫不含糊。(斟酒)来!我敬你们一杯,祝心想事成,吉祥如意!

洪德:常言道打铁趁热。烦劳姒大哥就此回去,与你女儿商量,好作决定。我们在此专等你回话,好吗?

姒大:这样也好,我这就去一下便来(起身回去,洪德送至河边,刚巧姒儿出来探望,看见洪德跟在父亲后面,两人打了个照面,互相脉脉含情。姒大上得船来,回头见洪德立在岸边,就说)请褒少爷自便。(自与姒儿进舱商量去了。)(洪德在河边踱步,思索良久,才回到店中。)

姒大:(欢喜地来到店中,与洪德、赵伯见面)成了,成了,我女儿点头答应了。

赵伯:(喜出望外)那就好哇!你们就当面成交吧。

洪德:(从怀中掏出一块缯帕)那就请立个字据作凭证吧。

姒大:(楞了一下)怎么,要立字据?我这不是卖女儿,是相送的啊!

赵伯:我看,是相送的也得有个凭证,字据上就写明,是相送的好了,以免日后有个反悔。

姒大:这……也好,就依大伯说的。愿将女儿送给褒府,作义女也好,作媳妇也行,日后女儿的终身大事,听凭褒府作主。就这样写吧。

洪德:真爽快极了!还请大伯执笔写来。

赵伯:好,我就去写来。(洪德让姒大入席饮酒,二人欢快谈论着……)字据写好,请姒大哥看看。

姒大:你照我的意思写就行了,还是请褒少爷过目吧。

洪德:(接过看)这就行了,还请二位签个字。

赵伯:我是证人(接过签字)请姒大哥也签个字。(姒大接过画押)

洪德:请大伯将银子、布帛拿来。(赵伯下去,拿出银两、布帛,摆在桌上)这是白银300锭,绸绢3匹、细布3匹,作为酬谢大哥对女儿的养育之恩。区区薄礼,不成敬意;日后若有所需,我当鼎力相助。

姒大:这怎么行!原先讲过,我是相送的,不是卖女儿。我若收了你的钱财,岂不是成了卖女儿吗?这个,万万不能收。

洪德:我这少许钱财,也是相送的呀,不是买你女儿呀!

赵伯:好了,好了!依我看,姒大哥还是收下为好。我想,你女儿去了,抛下你孤身一人,也不是个办法。况且水上生涯,漂泊无定。不如趁现在你体力健壮之时,有合适的房屋买它一座,再续个妻室成个家,也需要用一笔钱呀!以后还可以生男育女,享天伦之乐啊!再说以后你女儿和女婿,前来探望你,也好有个落脚之处呀!

姒大:(听了很受感动,禁不住落下泪来)大伯如此成全我,实在感恩不尽!这些财物,我就暂受了。不过还请大伯与我存放,需用时我再来拿取。

赵伯:可以,可以。我说褒少爷是个难得的好人。他慷慨仗义,乐于助人。前年我这酒店,因遭祸事,即将倒闭,幸褒少爷慷慨解囊资助,才有今天这个门面。我还感恩不尽咧!你闺女去到褒府,肯定不会受苦的,请你放心好了。我要择个吉日,让你闺女过门。(翻历书)再过五天,是个黄道吉日,四月十五,这天过门为最好。(二人点头微笑)

洪德:很好!那就一言为定。本月十五日,我派香车,前来接你闺女。

姒大:(点头)行!

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月之后

【换景】(褒府内厅,褒夫人端坐厅上。

婢甲:(端上茶来。)夫人请用茶。(夫人接过,饮了几口,婢女入去)

姒儿:(上来作揖)女儿向母亲请安。

夫人:我儿不必多礼,一旁坐下。你来府中,已两个多月,过得惯吗?如有什么不顺意之处,尽管对我说来。如今我们是一家人了,娘就怕你过不惯。

姒儿:母亲待我甚好,如同亲娘一样,还有什么不惯?您教我识字读书和做人的道理,我是感恩不尽啊!

夫人:这样就好。近来我总感觉头晕困倦,以后你就找你德哥教你读书。他就住在书房,那里书简很多,够你读的,有不认识的字,尽管问他。哦!你的名字,原叫姒儿,现跟褒姓,以后就叫褒姒。你说好吗?

褒姒:(起身道谢)好,好!谢过母亲为女儿,赐姓取名。女儿谨遵母命,哪有不愿意之理。

夫人:那就好哇!我觉得有点疲倦,想去床上躺一会。

褒姒:女儿扶你去!(搀扶进去状)……

【换景】(褒姒在书房,勤奋学习之状……洪德走来看见,暗自点头欢喜……

褒姒:(突然发觉)你来得正好(手拿书简指着请教)这个字读什么?这句是什么意思?

洪德:(一一指教,解释之状。)你进步很快,可以自己阅读了。(忽然吹来一阵凉风)

褒姒:咦,好香呀!为什么这么香?

洪德:嗯!这是桂花香呀!时至中秋,园里的桂树开花了。母亲是最爱桂花的,我去摘几枝,给她供在瓶里,闻闻桂花的香味。(说着就起身去了)

褒姒:你等着,我也去。(二人相随,来至后园桂花树下,洪德爬上树去,摘了几枝丢下来。褒姒正待去捡,忽然洪德掉下来,跌在地上,褒姒“哎呀”一声,赶忙去扶将起来。二人手拉着手,四目相对,脉脉含情,不忍释手之状……忽然听得远处有说话声。二人这才撒手,转回书房去习琴。书房传来阵阵优美的《凤求凰》之声。)

婢甲:不是夫人提起,我还不知道园里桂树开花了呢!(二人来至树下,只见地上有几枝桂花,觉得诧异!)难道有人来摘过了吗?(于是捡起来)你看这不是新鲜的呀!

婢乙:那也好哇!省得我们爬树去摘。

婢甲:恐怕夫人那里有了。

婢乙:管它,拿去再说……

【换景】(褒府内院,二婢女在浆洗被褥,一边闲聊着……)

婢乙:我说,新来的小姐,多么美丽动人,而且温文尔雅。为什么少爷不娶她为媳,而买来做夫人的义女,还教她读书识字、弹琴歌舞呢?……

婢甲:论起来她与褒少爷,是天生的一对。我说少爷是个怪脾气人,夫人不知操了多少心,想为她娶个媳妇,多少官家大户,托媒说亲,可是少爷总是不答应。近几个月,不见有人前来说亲。也许因为老爷入狱,怕遭牵连的缘故。

婢乙:是呀!如今世道,就是这样趋炎附势:当人家红火时,就有人奉承巴结,惟恐不及;当人家落魄时,就落井下石,对面碰上就偏开脸,避之不及……

婢甲:是啊!这就叫“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”嘛。奇怪的是,少爷自己选中的美人儿,不做媳妇做义女,并且教她习书明理,歌舞练琴。她真是个有福气的人。兴许以后……

婢乙:或许以后,还是一个少夫人呢!(二人洗完,拿去花园小池边再淘。)

【换景】(后花园中小池旁,褒姒正在洗衣,二婢来到……

婢乙:(惊叫道)原来是褒姒小姐在此洗衣。

婢甲:褒小姐也真是,以后你换了衣裳,就放在房前,自有婢子帮你洗的,何必自己来洗!

褒姒:怎么,我自己就不能洗吗?这点小事,又何必劳烦大姐们。

婢乙:你与我们身份不同呀,你是主子身份,我们是奴婢。大凡操劳之事,都是我们奴婢做的。以后有什么操劳之事,直管叫我们做就是了。

褒姒:我们同是女人嘛,为什么要分主子、奴婢的呢?我原来就是渔家女儿,那样家务事不做呀。哦!是了,如果有什么做不到的事,再请大姐们帮忙就是了。

婢乙:小姐,你太客气了,别总是叫我们“大姐”。以后还是叫我“秋菊”,叫她“春花”吧!

褒姒:因为我比你们小,你们叫我“小姐”;你们比我大,难道不应该叫你们“大姐”吗?

春花:说的也是。我们都是穷人家的女儿,不过各人的命运不同,以前褒府买我们来,是做奴婢的;如今少爷买你来,却做了夫人的义女,那就是“小姐”了。岂不是各人命中注定的吗?

秋菊:你如今是小姐,或许以后还是少夫人呢!

春花:看你多嘴!(埋怨似的,但见褒姒两颊泛起红云,头不由低了下去。)

褒姒:你们慢慢淘洗,我先去了……(二婢洗完,站起身往回走)

春花:秋菊,就是你嘴快,以后不要多嘴,要不会招来麻烦的!

秋菊:我看这个小姐真好,不但人品好,而且心眼也很善良呢。……

【换景】(褒姒回到房中,晾过衣裳,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沉思着……

褒姒:(内心道白)夫人和少爷待我甚好。只是他对我似乎有情,但为何不娶我为妻?真令人费解!(站起来)哦!我要试探一下,看他对我是否真有情?(于是慢步来至书房,在书架上东翻西找,找出一书简,打开来看,忽然暗自点头!走到房门边)少爷在房吗?

洪德:在呀!(开门出来)哦,姒妹,你来了。为何你也叫我“少爷”?

褒姒:不能叫吗?哦,应当叫“老师”才对。

洪德:还是与往常一样,叫“德哥”为好。

褒姒:以后就叫你“老师”。本来你就是我的老师嘛。

洪德:好,好!随你怎样叫。我看你近来进步很快!能自己阅读书简了。

褒姒:不过还有许多字,不认识和不理解的呢。

洪德:不要紧,你尽管问我就是了。

褒姒:哦!这付简上有个字,(指着“偶”字)怎样读?

洪德:读ǒu,(姒学读ǒu)没错。

褒姒:什么叫“偶”,我不清楚。

洪德:“偶”——就是“成双成对”的意思。

褒姒:是不是像筷子或鞋子那样?

洪德:是的。

褒姒:上面有个“配”字,连起来又如何理解?

洪德:哦!“配偶”就是配成一对。比方鸳鸯(这时响起轻快活泼的乐曲,出现幻影:一对鸳鸯在池中悠闲地游着)又比方蝴蝶(出现幻影:一对蝴蝶在花丛中飞舞,二人沉浸在大自然“成双成对”的幻想中。……)

褒姒:我说人生是不是也该这样呢?

洪德:是的。

褒姒:那么,你为何又不这样呢?

洪德:(不好意思)我嘛!哦,哦……

褒姒:你为什么不找个知心人儿,成为配偶呢?

洪德:唉!难呀,难呀!

褒姒:哦,原来你的心眼太高,世上就找不出你中意的人来吗?

洪德:不,有的。不过有的外貌美,可心灵不美;有的心肠虽好,但外貌不佳。所以说难呀!

褒姒:如此说来,你就找不到心上人了!

洪德:我找到了一个,就不知她心是否同我心?

褒姒:你找到了谁?她在哪里?

洪德:打个哑谜给你猜:“远在天边,这近呢?——”

褒姒:这——“近在眼前”。难道说,就是我吗?(又羞又喜)

洪德:除了你,恐怕世上难找第二个人了。(此时配以喜悦深情的乐曲……

褒姒:(情不自禁地扑向洪德怀内,二人抱在一起,枝头鲜花怒放。正是:“两情相投,如鱼得水。” ……大自然呈现在一片“花好月圆”的景象之中。……)

【换景】(褒府内厅,夫人与褒姒正在叙谈家常,忽然夫人唉声叹气,褒姒忙上前去捶背……)

褒姒:母亲,女儿见你老人,不知有什么心事闷着,不妨说出来,女儿也好为你解忧。

夫人:是呀!我的心事,还不是为你义父。算来他入狱已一年零三个月了,既定不下罪,又不放他出狱,不知以后怎么结局?怎不叫我耽心!

褒姒:我想义父并未犯什么罪过,为什么老不放他出狱,王上也太糊涂!我们何不多备些银两和礼品,送给王上,求他宽恕,以放义父出狱,岂不是好。

夫人:唉!王宫里金银珠宝多的是,他才不见起这点小利呢。不过,倒有一样“宝物”,可打动王上的心……

褒姒:哪一样宝物?

夫人:就是“美女”。

褒姒:难道王宫里没有美女?

夫人:何尝没有,只是王上喜新厌旧,难中王上的意啊!

褒姒:那么要怎样的,才能中王上的意呢?

夫人:这个难说啊!如果一般的美女,是不能打动王上的,除非有像女儿这样聪明美貌的人才行啊!

褒姒:噢!(吃惊地)母亲是说只有我才能救得义父吗?(不觉头脑“嗡”的一声,差点跌倒)

夫人:(赶忙去扶。)不,不!不是的!是我无意中乱说的。其实为娘的,怎舍得将女儿去作“替罪羔羊”?就当我没说这话,切莫往心里去,好吗?

(夫人拍着褒姒的肩膀,又安慰又痛惜似的,褒姒无精打彩地闷闷不乐而去……)

【换景】(褒姒正低着头,边走边沉思状……一会儿,来至书房,想去推房门,又踌躇了一下,终于推开房门,不见洪德。

褒姒:哦,他不在,不知哪里去了?(洪德手拿花束,高兴地走来。)

洪德:我不是在这里吗?你看,这是你最喜爱的玉兰花,清香沁人。这就象征着你的洁白如玉呀!(将白玉兰捧至褒姒面前……)

褒姒:真的吗!我有那么高洁清雅吗?恐怕言过其实了。嘿嘿!(顿时冷笑地将脸沉了下来。)

洪德:今天你是怎么啦?为何这个样子!

褒姒:怎么啦?这要问你自己!

洪德:问我自己!(手扬花儿)这难道不是为你吗?

褒姒:(将花束接过置于案上)好了,好了。你坐下来。我有话问你:“你父亲入狱多久了?”

洪德:一年零三个月了。今天你为何问起这个?

褒姒:我来你府上多久了?

洪德:算来也将近一年了。

褒姒:是呀!在这一年里,我看你过得蛮快活,就从来不见你提起父亲的事。难道你忘本了吗?

洪德:不!我不是忘本之人。这个事我是常挂在心的。时常去看望父亲,只是没对你说罢了。

褒姒:你常去看望,难道就不设方设法救他出来,让他老死狱中?

洪德:这……这个,我是想过的,只是还没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来。

褒姒:好办法!我看你早想好了,就是不好说得出口,是吗?

洪德:(尴尬地)是呀!我就是不好说,很难呀!也许……

褒姒:你莫转弯抹角了,母亲已向我透露过,你就照着办吧!(赌气似的)

洪德:哦,母亲对你说了什么?(姒不理睬)你快说呀!

褒姒:嘿!你心里自然明白:除非只有我,才能救你父亲出狱,对吗?

洪德:这…这怎么行呢?我俩实际上已是夫妻了。我怎能忍心将你送入虎口呢?必须想个万全之策才行!

褒姒:我俩不仅是夫妻,而且还有……(低下头去,抚摸着腹部)

洪德:(奇怪地)还有什么?

褒姒:(不好意思)还有你的……你的种子,你的后代啊!

洪德:什么!难道你怀孕了吗?(惊喜地用手去摸)

褒姒:才个把月光景,是摸不着的。只是我有感觉罢了。

洪德:如此,我们得赶快成亲才是。

褒姒:成亲!我想母亲是不会答应的。因为她对我说了真情,除我之外,是没有谁能救得父亲出狱的。我仔细想过: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!”还是救父亲出狱要紧,你说对吗?

洪德:那么,是不是你已经答应过母亲了?

褒姒:不!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不跟你商量好,我怎能答应母亲呢?

洪德:这个……我实在舍不得你呀!事在两难,叫我怎么办?

褒姒:我想事到如今,“节义不能两全”。救父亲是义不容辞的。父亲是全家的顶梁柱。没有这根柱子,这个家就撑不起来。我失节事小。在你府中,我是无足轻重的。更何况你们待我恩重如山,我岂能忘恩负义!我不为节妇,亦为烈女,也有个舍身救父之名啊!

洪德:(不禁一阵心酸,竟伏案痛哭起来)唉,唉!这叫我如何是好?

褒姒:亏你是个男子汉。事到临头,不能当机立断,还哭哭啼啼的!本来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。为了救父亲出狱,是不得已而为呀!趁我这个(指腹)还未显露。如大将起来,这就不好办了。

洪德:(两手捂头心痛如割)这是为什么呀!(好一阵才静下来)如果你进了王宫,生下孩儿又怎么办呢?

褒姒:生下男孩,不是太子就是王子;如果是女的,也是公主呀!可这,到底还是你家的血肉。我一定要尽心带大他。也许有朝一日,能够逃出虎口。到那时,我们还能団聚。不过,那时你是不是嫌我是“残花败柳”了呢?

洪德:不,不!你是我褒家的救命恩人。我是绝不会做负心汉的!我俩的心,永远相通。我一定要设法救你出来。我可以对天发誓(说着跪了下去)苍天在上……

褒姒:起来,起来!不要发誓。爱发誓的,往往不是真心!只要你我的心,连在一起,哪怕海枯石烂,永不变心就是了!(两人以手指心,含泪相视。紧紧地拥抱,此时,配以深情的乐曲……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