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xiuping7 的博客

平凡出伟大,乐观人寿长!欢迎你进入乐观之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长篇]《欢乐之歌》十、岭南奇葩:(二)香娘玉兰。礼让乐健 。2012.5.25  

2012-05-25 13:35:14|  分类: 欢乐之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)香娘玉兰     。礼让乐健 。2012. 5.25 

李大妹阿婆的满女柏玉兰长大了更是瑶山的一朵“白玉兰”。看,“纯朴素雅的白玉兰,把无数的春光点亮。她在春光里,晴空下,盎然开放。无需和牡丹争艳,不必与梅花竞香。”

梅香乐之娘柏玉兰。民国庚申猴年,诞生在下村林家,她为人十分温顺柔和,有如母猴般的灵巧,便是一朵最为圣洁、端庄、娟秀、淡雅的“白玉兰”,又是一盆饱经风霜的“秋海棠”。后接给灯窝村柏公为女,搬往山冲路边起屋,开伙铺为生,先招深冲人谢速为婿。20岁,生香香后不久,谢速出走另外聚妻不归。玉兰迫于生计,只好改嫁给水子坳的小学教员——葛坚做妾,事前讲好是两边走的。以后葛的大老婆也生一女。从此,葛坚对玉兰非打即骂,玉兰重病在身,也不给她医治,每日还要逼着她去做苦工。玉兰被折磨得由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,变成一个弱不禁风、又黄又瘦的病坨坨。

有一天,玉兰回山卡自家,看望母亲和女儿,反被时任伪保长的葛坚用竹鞭打着回水坳。玉兰母李大妹,这个有名的“岭南朝天椒”知道后,恼羞成怒,亲自登门问罪,并接回伤痕累累、奄奄一息的女儿,请人医治,从此不准再去葛坚家,与葛保长断绝了往来。

一天傍晚,一阵狂风拔地而起,乌云瞬息布满天空。天黑得像锅底,伸手不见五指。风在刮,电在闪,雷在鸣,一场暴雨,眼看就要到来。她们吓得不敢出门,有土匪头球乙一伙的几个盗牛贼,欺她一家三个弱女子,从后墙挖了一个大孔,竟把她家仅有的一头黄牛偷走了。子夜时分,又是一阵狂风大作,杉皮屋被吹得东倒西歪,木皮被刮得到处都是。接着,闪电唰唰,滚雷隆隆,像掀翻了天河,瓢泼似的暴雨,铺天盖地倒了下来。这时,狂风越刮越猛,响雷愈来愈烈,稠密的雨柱,依仗着风势和雷势,像根根利箭射下来,一家祖孙三口,缩在屋角落,冷得瑟瑟发抖。待到天明,才发觉舂墙屋,已被贼人挖孔,牛也被盗。真是“屋漏偏遭连夜雨,船迟偏遇顶头风”,祸不单行啊!

第二天,只好卷起湿透了的铺盖和一些简单行李,翻过八仙界,到大舅家落脚。后经在街上居住的三姨说合,香娘玉兰改嫁给大镇老实忠厚、心肠极好的土改根子——梅前为妻。解放后,举家三口,从山卡迁往大镇街,分得老福利所居住,还分得了三亩田地、一头耕牛,加入了互助组、合作社,日子这才像“芝麻开花节节高”——逐渐见好。

      可是反动势力并不甘心失败,新政权成立不久的这年冬,......(待续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